当前位置:首页>本地要闻

许振忠的新目标

  • 发布日期:2019-05-16 08:20
  • 来源:佳木斯日报
  • 字体:[ ]

凭一己之力改变了“傻子屯”的旧貌,用一辈子时间完成了振兴家乡,忠于国家夙愿的许振忠依然没有闲下来,退休至今的十几年里,许振忠在他的小院里养起了鸵鸟。他每天记录着鸵鸟的生活习性,一边精心饲养,一边寻找最省钱的饲养方式。他说这是一种实验,希望自己成功之后能把饲养鸵鸟的技术在全市农村都推广出去,让更多的贫困家庭多一条脱贫致富之路可走。

进入2019年,桦川县集贤村的许振忠已经76周岁了,这一年也是他养起鸵鸟的第三年。

这三年,无论是身体上、还是精神上,对于一位年过古稀的老人来说,这都是一个巨大的考验。但是他很开心,每次有人来拜访,他总要说起他的鸵鸟。在他的心中,养鸵鸟是一件大事,他想要通过这样的方式,帮助更多的村民摆脱贫困,让集贤村完成新一步的蜕变。

说是新一步,是因为这个全国闻名的小村子,在他的手中已经实现了两次翻天覆地的改变。

20世纪70年代,集贤村以“傻”闻名。1978年,在全国普查的时候村里共有243户、1228人,其中,患有地甲病的就有859人,克汀病患者150人,占当时全村人口的11.4%,18岁以上完全丧失劳动能力的61人。一句顺口溜“痴呆傻满街走,粗脖根人人有,哑巴半语乱摆手,大气瘰像个柳罐斗”概括了村子的全貌。

1971年,自许振忠担任村书记的第一天起,他一直努力地去改变这样的状况。得知水源有问题,他不停奔走,抱着“跑断腿、磨破嘴”也要成事的想法,不断地协调为村里打井的资金。集贤村的危机和他的执着引起了国家的重视,1978年,中央防治地方病领导小组和省市县三支医疗队伍来到集贤村访视。他们挨家挨户为村民诊治,在很短的时间里,当时的地方病就得到了有效的控制和治疗。不仅如此,上级还拨款十几万元,完成了打井和改造自来水的工程。

1979年的9月8日,从村民们家里流出的深井水让全村欢呼雀跃,也从此改写了“傻子屯”的历史。

去了病根,许振忠渴望村子有新的改变。

他在村里办起了育智班,让当小学老师的爱人和女儿担起了育智班的老师。面对一群毫无理智的生灵,多少次许振忠看见母女俩抱头痛哭,可他咬着牙转过头当作没看见,因为他知道只有这些孩子能够自立才能减轻家庭的负担。无数次示范练习启迪着他们一丝一毫的理智思维,诱发他们低智人性的复苏。几年后,79名傻孩子有的上了小学,有的上了初中,有的考进了聋哑学校,这也成为许振忠后半段人生中最大的安慰之一。

20世纪80年代初,村里的低洼地十年九不收,全村每人每天只能赚上4分钱,连一盒火柴都买不起。1981年,在许振忠的带领下,全村人齐心合力,在村里挖出了一条三公里长的拦洪坝。这一年,全村粮食总产达到了130多万斤,比上年增产了121万斤,人均收入猛增到223元,集贤村有史以来第一次解决了温饱。

从那以后,村里办了砖厂、酒厂、包装厂、器材厂。砖厂一年的盈利有十几万,“傻子白”白酒更是销往全国各地,收获了无数美誉。1994年,村酒厂收购了县白酒厂,这些厂子的年产值达2000万元,利税300万元,全村人均收入从1981年的43元上升至6800元。村里盖起了1500平方米的中学、300多平方米的卫生院,安装了可直拨全国乃至世界的程控电话,建起了有旋转门的酒家……在征求了大家的意见后,许振忠在进村的山头上造出了“天下第一傻”石碑。他说,此时的“傻子屯”不再是一个贬义的标签,它更像是一个名牌,记录着党和政府对他们的关怀和帮助,记录着他们翻天覆地的变化。

现在,忙碌了大半辈子的许振忠还没有想过要停下来。他说,国家保障性政策让贫困户看到了希望,他希望在自己的有生之年能够再多做一些事,为建设新时代发挥一个老党员的余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