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史春秋
“五一口号”发布的背后故事
作者:szx 文章来源:信息中心 更新时间:2018-5-15 10:29:21 点击:

  1948年4月30日,中国共产党中央委员会发布《“五一”劳动节口号》(简称“五一口号”),号召召开新政协,讨论召集人民代表大会,成立民主联合政府,被誉为中国共产党的建国宣言书。“五一口号”的发布,是中国共产党历史上一个重要事件,其决策、起草修改、发布过程却非常简单,似乎是在一个很短时间内完成的。这一看似偶然而实非偶然的历史事件,实际上有其深刻的历史背景和政治、经济、军事等方面的因素,是历史发展的必然。
  “五一口号”得到各民主党派、团体和民主人士的热烈拥护。众星拱北,万水朝东,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协商民主制度由此形成,新中国统一战线和人民政协从这里走来。
  一、“五一口号”的缘起
  1947年6月,人民解放战争转入战略反攻。为适应新形势,10月10日,毛泽东在陕北佳县神泉堡为中国人民解放军总部起草的《中国人民解放军宣言》发表,首次提出了“打倒蒋介石,解放全中国”的口号,并明确指出要“联合工农兵学商各被压迫阶级、各人民团体、各民主党派、各少数民族、各地华侨和其他爱国分子,组成民族统一战线,打倒蒋介石独裁政府,成立民主联合政府”。
  12月,毛泽东在陕北米脂县杨家沟主持召开十二月政治局会议,并在《目前形势和我们的任务》报告中再次重申中国共产党最基本的政治纲领是,“联合工农兵学商各被压迫阶级、各人民团体、各民主党派……组成民族统一战线,打倒蒋介石独裁政府,成立民主联合政府”。同时,强调了“这个统一战线还必须是在中国共产党的坚强的领导之下。没有中国共产党的坚强的领导,任何革命统一战线也是不能胜利的”。显然,此时在中国共产党内部已经明确了联合社会各阶层力量取得政权,并且适时发出建立新中国的政治宣言的决心。
  随着人民解放军收复延安,粉碎国民党军队对西北地区的重点进攻,毛泽东于1948年3月23日东渡黄河,由陕北转移到河北。4月11日,毛泽东抵达晋察冀边区党政军领导机关所在地河北省阜平县城南庄。在这里,毛泽东考虑随着革命形势的发展,已是对外公布共产党人政治主张、提出新中国政权蓝图的时候了。
  但具体到“五一口号”发布的缘起,流传最广的故事是时任新华通讯社社长廖承志的来电催促。新华通讯社简称新华社,1931年11月7日成立于江西红都瑞金,时称红色中华通讯社(简称红中社),是中国共产党领导下成立最早的新闻机构。西安事变和平解决后,为适应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新形势,根据中央的决定,红色中华通讯社改名新华通讯社,简称新华社。1947年3月,中共中央机关撤离延安,新华社由小部分人员组成工作队,跟随毛泽东等中央领导辗转陕北,大部分人员则转移到晋冀鲁豫解放区河北省涉县。新华社和广播电台担负着对内对外发布消息,指导舆论的重要任务,是解放战争时期中共中央指挥全国革命斗争的重要舆论工具。毛泽东后来说,中共中央留在陕北,靠文武两条线指挥全国的革命斗争,武的一条线是通过电台指挥打仗,文的一条是通讯,通过新华社发布新闻消息,指导舆论。
  1946年9月,廖承志任中共中央宣传部副部长、新华社社长。1948年4月,廖承志率新华社驻扎于河北省涉县西戎村。丰富的斗争经验、高度的政治敏感性以及新华社肩负的重要职责,使廖承志产生了在“五一”国际劳动节来临之前请示中共中央的想法。按惯例,几乎每年“五一”国际劳动节,中共中央都会通过新闻宣传媒体发表宣言口号、刊发文章社论,如1927年5月1日,发表《中国共产党第五次全国代表大会为“五一”节纪念告中国民众书》;1947年“五一”节,新华社发表经毛泽东修改的社论《全力准备大反攻--纪念“五一”节》,庄严宣告:“我们的任务,就是动员一切力量,全力准备大反攻”。1948年的“五一”节即将来临,中共中央是否有新主张要在劳动节发表呢?廖承志随即给中央发了一个十分简短的请示电报。电报很快传到了中共中央工委所在地平山县西柏坡,负责机要工作的罗青长立即把电报送给中央书记处书记周恩来。罗青长默默地观察着周恩来的神色,因为他知道廖承志这封电报的行文很特殊。
  这封请示电报在党史著作和亲历者的回忆中曾多次被提及,但只是说电文很简单,从没有披露过电报原文。因此,后人多有猜测。
  关于“五一口号”发布缘起的另一说法是:1947年7月10日,林彪致电中共中央,建议考虑着手建立民主联合政府。这是目前有据可查的在国共关系破裂后,中共党内最早明确提出建立民主联合政府的建议。7月25日,毛泽东以中共中央名义复电林彪:“建立民主联合政府时机尚未成熟,在第二年作战再歼敌一百个旅左右,攻占中长、北宁大部,平绥、同蒲全部,并向长江流域发展,全国人民更加同情我党之时,可以考虑此问题”。由于解放战争形势发展太快,不到一年时间,中共便发布了旨在成立民主联合政府的“五一口号”,可说是在时机成熟后中共对“承若”的兑现。
  上述关于“五一口号”缘起的说法,其实并不矛盾,只是对缘起点的不同角度的看法而已。
  二、毛泽东的亲笔修改字字千钧
  中共中央特别是毛泽东,对“五一口号”的起草十分重视。关于初稿执笔人,目前研究者一致认为是号称“中共中央一支笔”的胡乔木。初稿很快起草完成,共25条(以往很多论著认为“五一口号”初稿是24条,但从中央档案馆提供的复印件看,很明显是25条)。毛泽东亲自对初稿做了多处修改,主要改动有三处:
  一是将初稿第五条“工人阶级是中国人民革命的领导者,解放区的工人阶级是新中国的主人翁,更加积极地行动起来,更早地实现中国革命的最后胜利”,修改为“各民主党派,各人民团体,各社会贤达迅速召开政治协商会议,讨论并实现召集人民代表大会,成立民主联合政府”。
  二是将第十八条中“反对美帝国主义者扩大干涉中国内战,侵犯中国主权”,改为“反对美帝国主义者干涉中国内政,侵犯中国主权”。
  三是将第二十三条“中国人民的领袖毛主席万岁”、第二十四条“中国劳动人民和被压迫人民的组织者,中国人民解放战争的领导者--中国共产党万岁”划掉。
  另外将原来第二十五条改为第二十三条,保留其“中华民族解放万岁”的内容。
  经毛泽东修改的“五一口号”,由25条变为23条。毛泽东的修改并非一时之想,而是基于对中国共产党历史使命、中国革命斗争经验和中国政治进程的正确把握,正是毛泽东对第五条的修改,奠定了“五一口号”的历史地位和作用,使“五一口号”名垂史册。
  毛泽东修改的第五条,虽然仅仅51个字(包括标点符号),但可谓字字千钧,勾画出“两步走”的建国路线图,即第一步,邀请各民主党派、各人民团体、各社会贤达的代表在解放区召开政治协商会议,商讨如何召集人民代表大会;第二步在民主协商的基础上召集人民代表大会,选举产生民主联合政府。“五一口号”将这一伟大构想昭告天下,在饱受战乱和独裁统治之苦的中国大地如春天的惊雷,足以振聋发聩。
  “五一口号”初稿拟成以后,毛泽东在字斟句酌进行修改的同时垂询了在城南庄的其他领导人的意见,并让聂荣臻通过电话,一字一句念给在西柏坡的周恩来,请他征求其他三位书记的意见。
  1948年4月30日,中共中央书记处在阜平县城南庄召开扩大会议,史称城南庄会议。当讨论到“五一口号”时,周恩来提出,“五一口号”从形式上看是恢复1946年1月政协会议的名称,但这个政协内容和性质都不同。“五一口号”不是宣传口号,是行动口号。这是今天形势发展的趋势,全国人民的要求。刘少奇指出,召开新政协的国际国内形势已经成熟,我们先提政协这个口号,可以起号召作用。城南庄会议讨论通过中共中央庆祝“五一”劳动节口号。
  4月30日深夜,毛泽东亲自审阅了“五一口号清样后,经周恩来电话传给新华总社,以陕北新华社4月30日电正式对外发布,5月1日,与报纸刊登的同时,新华广播电台进行广播。
  据时任《晋察冀日报》社长兼总编辑的邓拓回忆:“4月30日,我接到紧急通知,要我赶到城南庄参加一个紧急会议。当时,《晋察冀日报》驻在新房村,离城南庄只有一公里远。我见到主席后,主席紧紧地握住我的手,兴奋之情溢于言表。主席亲自把《纪念“五一”国际劳动节口号》手稿交给我,让我拿去打印。为了慎重起见,打出清样后,我又交送主席审阅。4月30日深夜,主席亲自审改后,于5月1日在《晋察冀日报》第一版头条位置发表,共23条口号,上方还端端正正地印了毛泽东的侧身头像”。可见中共中央及毛泽东对“五一口号”的发表十分重视而且慎重。
  经考证,5月1日,最先刊登经毛泽东审定清样的“五一口号”的解放区报纸是《晋察冀日报》,也就是说,不同版本的“五一口号”中,《晋察冀日报》版是毛泽东审定的标准版。同一天,香港《华商报》也以头版头条位置刊登“五一口号”全文。《华商报》是根据新华社电文或新华广播电台广播记录稿编发的。5月2日,晋冀鲁豫边区机关报《人民日报》也在头版头条发表“五一口号”。中共中央文献研究室《建党以来重要文献选编》(1921~1949)版的“五一口号”,选自1948年9月解放社编《目前形势和我们的任务》一书。不同版本的“五一口号”主要是在标点符号使用上有出入。
  三、“五一口号”内容探秘
  “五一口号”主要围绕打倒蒋介石和建立新中国两个方面安排内容:
  第一至三条,关于当时形势判断。“是中国人民走向全国胜利的日子”,“是中国人民死敌蒋介石走向灭亡的日子”,“是中国劳动人民和一切被压迫人民的觉悟空前成熟的日子”,号召“打到南京去,活捉伪总统蒋介石”!
  第四条,关于巩固扩大统一战线。“联合全国知识分子、自由资产阶级、各民主党派、社会贤达和其他爱国分子,巩固与扩大反对帝国主义、反对封建主义、反对官僚资本主义的统一战线”。
   第五条,关于建立民主联合政府。“各民主党派,各人民团体,各社会贤达迅速召开政治协商会议,讨论并实现召集人民代表大会,成立民主联合政府”!
  第六至十四条,关于解放区职工和解放区工商业政策。“更好的组织支援前线的工作!""努力改进技术”,“贯彻发展生产、繁荣经济、公私兼顾、劳资两利的工运政策和工业政策”!“与资本家建立劳资两利的合理关系,为共同发展国民经济而努力”!
  第十五至十七条,关于蒋管区职工。“用行动来援助解放军”,“自动维持城市秩序,保护公私企业,不许蒋介石匪徒破坏”!“联合被压迫的民族工商业者,打倒官僚资本家的统治,反对美帝国主义者的侵略”!
  第十八至二十一条,关于全国工人阶级和全国人民。中国工人阶级和各国工人阶级团结起来反对帝国主义压迫问题。
  第二十二至二十三条,关于中国人民解放战争胜利和中华民族解放问题。
  “五一口号”核心内容是毛泽东修改的第五条。第五条虽然简短,但却是整个口号的核心内容,它完整地设计了建立新中国的奋斗目标、方法步骤和推进主体。
  毛泽东在亲笔修改的第五条中,鲜明提出了要建立一个什么样的政权,怎样建立政权,谁来建立政权等决定中国命运的重大问题。中国共产党代表广大人民的利益,顺应国内民主愿望,准确把握国际民主趋势,把建立民主联合政府作为实现统一战线的最佳正确形式,中共自公开提出联合政府主张后,便把建立联合政府作为政治追求和奋斗目标,并为之进行了不懈的争取和斗争。
  “五一口号”全面阐述了中国共产党关于政治、军事、经济等方面的重大方针、政策,代表了全国各族人民的共同心愿。其架构宏阔,内容博大精深,寓意深远,是中国共产党建立新中国的宣言书、动员令、路线图。“五一口号”开辟了中国共产党人与民主党派和无党派人士长期合作的先河,成为协商民主制度探索中一个丰碑式的标志。
  “五一口号”是一个完整的有机体,充分明确地指示出了新民主主义革命在今天的总形势和总任务。那虽然主要地是以体力劳动者为对象或主体而提出,中间更特别强调着“努力生产”,但对于全人民,尤其知识分子,是全体适用的。那是对于反革命势力--帝国主义、封建主义、官僚资本主义的三位一体--下了总讨伐令,而对于可以参加革命的一切阶层、团体、党派和个人,下了总动员令。
  “五一口号”确定了奋斗目标:成立民主联合政府;指明了方法步骤:召开政治协商会议,实现召集人民代表大会;确定了推进主体:中国共产党和各民主党派、各人民团体、各社会贤达。“五一口号”倡导的新政协与过去的旧政协有着根本的不同,即召集者、构成、目标任务、结果不同。
  “五一口号”提出的召开政治协商会议的目的是“讨论并实现召集人民代表大会,成立民主联合政府”。由人民代表大会产生民主联合政府,这是民主联合政府合法性的必然要求,而人民代表大会的实质就是民主。
  四、众星拱北,万水朝东
  一石激起千层浪,“五一口号”在国内外引起强烈反响,各民主党派、人民团体、无党派民主人士、海外华侨、民主党派海外组织、基层民众纷纷响应。拥护中国共产党的政治主张,希望早日召开政治协商会议,尽快成立民主联合政府,众星拱北,万水朝东,天下归心。
  各民主党派联名通电响应“五一口号”1948年5月2日,李济深、沈钧儒与在港的民主党派代表,热烈讨论了中共的“五一口号”,认为召开新政协会议,组建民主联合政府,是中国“政治上的必经途径”,“民主人士自应起来响应”。5月5日,李济深、沈钧儒等12名民主人士联名通电,响应中共“五一口号”,拉开了香港新政协运动的序幕。台盟、民进、致公党、民盟、农工党、民革、民联、民促、救国会、民建、九三学社纷纷发表宣言,响应“五一口号”。
  1948年6月4日,柳亚子、茅盾、章乃器、胡愈之等125名在香港的各界民主人士联合发表声明,响应中共“五一口号”。声明称:这个提议真太合时了。一定可以使大家感到非常快慰,这证明了中共的领导人物,不但是政治经验丰富,而且能高瞻远瞩,把握住每一个阶级的人民期望。6月7日,李健生、刘王立明、于立群、李文宜等232名留港妇女界人士联合发表宣言,响应中共“五一口号”。宣言称:看到中共中央发布的“五一”劳动节口号,我们觉得这口号深深地反映了全国人民和全体妇女的要求。6月15日,旅美中国妇女座谈会在纽约举行座谈会发表宣言,响应“五一口号”,宣言称:人民正渴望着民主新中国的诞生,我中华女儿,本着一贯的民主斗争精神,响应这一个号召,参加这一个伟大的斗争,共同建设一个民主的新中国。6月23日,陈其瑗、翦伯赞、邓初民、胡绳等19名中国学术工作者协会留港理事联合发表声明,认为中共“五一口号”非常合时宜地指出了一条真理之路,一条全中国人民所迫切要求的唯一的胜利之路。8月22日,518名出席在哈尔滨召开的第六次全国劳动大会的会议代表,代表283万各界职工通过了“中国劳协政治提案”,建议大会响应中共中央“五一口号”第五项“各民主党派、各人民团体及社会贤达,迅速召开政治协商会议,讨论并实现召集人民代表大会成立民主联合政府”,并主张由中共召开,建立新民主主义新中国。
  中共“五一口号”发布后,各界群众积极响应,纷纷提出意见建议,期盼早日召开新政协,成立民主联合政府。
  中共“五一口号”在华侨组织和华侨中产生广泛影响,进一步激发了广大华侨的爱国热情。他们赞成拥护口号,积极通电响应,表现出海外华侨盼望祖国富强、民族独立的拳拳爱国之心。
  “五一口号”发布后,得到各民主党派、人民团体和无党派民主人士的热烈响应,中共取得了实际上的统一战线领导权,中共的政治自信倍增,政治智慧得到充分发挥:一是不以大党、胜利者自居,采取平等的态度对待其他党派;二是求同存异、海纳百川,坚持多党合作,不搞一党专政;三是坚持民主联合政府,真诚与其它党派共同建立新中国。历史证明,在“五一口号”发布一年多的时间内,中国共产党在军事上、政治上取得了伟大的胜利。透过“五一口号”,可以让我们深刻感受到中共处理与各民主党派、无党派人士关系时,所表现出来的人民利益至上的立党宗旨和政治智慧,同时也让我们感受到中国共产党执政自信的源泉所在。
  “五一口号”所体现的多党全作、政治协商精神,成为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制度形成的重要源头。各民主党派、各团体、无党派民主人士在响应“五一口号”、开展新政协运动的实践中,铸就了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多党合作、协商民主、建立新中国的初心。按照“五一口号”勾画的建国蓝图,1949年9月,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在北平召开,会议选举成立了人民民主联合政府--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新中国的诞生,开辟了中华民族历史的新纪元。(党史博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