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史春秋
抗战史须补足东北抗战和东北抗联这一课(下)
作者:  文章来源:  更新时间:2018-2-14 9:22:51 点击:
(接上期)  
14年里,东北抗战和东北抗联,曾涌现出了无数可歌可泣的英雄事迹和英雄人物,这些英雄,无论他们参加了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运动,还是参加了民间自发的抗日运动,其实他们面临的困难和危险都是一样的。
  东北抗战的英雄序列大体可分为:中国共产党领导之下的东北抗联英雄群落、东北军抗日英雄群落、朝鲜共产党抗日英雄群落和民间抗日英雄群落4大群落,当然,这些抗日英雄群落只是相对独立而已,在不同时间、不同地点和不同情境下,这些群落往往相互交集,互为补益,当然也会有磨擦和矛盾,甚至还形成过严重冲突。
  东北抗战的这4个抗日英雄群落,他们各自有不同的政治信仰和政治基础,是反抗日本帝国主义侵略这一共同目的让他们走进一条战壕里来,同仇敌忾,共同战斗,并在那14年里创造了无数光辉业绩而值得后人无限纪念;与此同时,又由于他们发端的政治信仰和政治群体不同,甚至曾是强烈的不同,即使在共同的民族气节支配之下,难免也会发生这样或那样的不默契,加之当时东北极为复杂多变的政治斗争氛围,这些不默契亦会造成对抵抗侵略这项共同事业的种种不同程度的伤害。他们中的绝大多数者,人生匆匆不过二三十年,或者三四十年,在正是最好年华之时就为这个国家和民族献出了宝贵生命。但不管如何,你一定要记得,我们今天实实在在的和平生活,却的确是建立在他们当年慷慨情愿的抛头颅洒热血的奋斗之上,不记住他们,我们这些后代仰愧于天,俯愧于地。
  不管从1931年到1945年的东北抗战的过程有多么复杂,它总的大矛盾和大规律还是清晰存在的,即国家民族矛盾与社会阶级矛盾的双重并行。
  一方面,日本军国主义侵占中国东北,并试图以此为跳板最后吞并全中国的行动和意图,使之成为全中国的敌人,当然首先是东北人民的敌人;另一方面,作为第一个在地球上建立社会主义国家的苏联,同时更是作为全世界帝国主义国家的首要敌人存在着,虽然苏联在二战中的大部分时间对日本采取妥协的军事外交策略,但无论是苏联还是日本,它们都深刻地知道,苏日之间必有一战,这两个国家的实质敌对的社会制度已经决定了这场战争的到来。
  诞生于1921年,却在1920年代后期才进入中国东北进行大量政治活动的中共,又是中国最早向日本侵略者全面宣战的政治组织,而且这种宣战从一开始就不只是姿态,而是带着鲜明的组织和执行性,即它最早于1932年提出了“抗日统一战线”的对日方针。东北抗联涌现出来的所有身负共产党员身份的那些大英雄们,几乎都不是来自于东北本地,而皆由中共中央派进东北,再由满洲省委委派到各地,为了收拢、整编散落在各地的民间游击队和帮会组织,多则数百人,少则十几人,最后竟能组成了一支由11个军、几万名战士建制的东北抗日联军。
  今天,我们再翻看杨靖宇和赵尚志、周保中的故事,还会发现,这些当年如此年轻的共产党将领应该说个个都是相当成功的说客和外交家,比如,在南满坚持抗日的杨靖宇从1932年底开始到1930年代后期,他所带的队伍,从一支几十人的游击队,很快发展成由几支游击队(山林队)组成的松散型联合军,进而再发展成一支由十数支游击队(山林队)组成的师建制的抗日红军,最后终于发展成为拥有6000多人的东北抗日联军第一军,尤其是杨靖宇在1930年代中期的兴旺时期,更是坐拥南满而并吞八方,这也令日本侵略者下决心最后必须将这个东北第一“巨匪”除掉。
  现在,出现在我们常见到的作品(文字、影视)里的东北抗联,往往与穷山恶水、饥寒交迫、艰难困苦有着须臾不离的关联,但若你细细研究当年的历史,亦会知道,其实东北抗联也曾如日中天过,也曾要风得风要雨得雨过,比如往往几场战斗下来,储存在密营里的物资,就足以供给全军(全师)一个冬天的补给。
  杨靖宇还曾亲自带领抗联文工团排演过话剧《王二小放牛》,以丰富部队文化生活;抗联也非常注意提高普通战士的文化水平,边战斗边学习,可以说共产党的抗联将领们对部队未来的方向有着明确、清晰的方向。更重要的是,杨靖宇带领抗联第一军征战南满地区期间,在紧张而危险的战斗中间,还特别注重尝试建立中共地方组织和政权,并一度使之成为抗日联军补给和兵源的来源之一,杨靖宇和抗联的这些实践,一方面来自于江西瑞金中华苏维埃共和国的鼓舞,另一方面也是坚持长期抗日战争的需要,在这样的过程里,团结了各种政治力量,唤醒了普通民众。
  尤其值得重点阐述的东北抗日联军宝贵斗争经验,当属贯穿其抗日战争过程始终的密营游击战术。真正在东北的冰天雪地里生活的人都知道,在东北地区的野外山地,若想建立起井冈山一样的军事根据地,是完全不可能的事,东北山区一年有半年大雪封山,生存条件极度艰苦,加之日本侵略者和其附属的汉奸武装装备精良,条件远优于抗联,所以,这本身就决定在东北坚持游击战争也根本不可能复制在长城以南地区进行游击战所采用的根据地战术。
  日本军国主义在东北地区使用的社会治理手段更为高明,比如1930年中期开始,它们在北满、南满普遍施行的集团部落制度、归村并户制度,即所谓的“民匪隔离”,可以说根本阻断了抗联与东北老百姓资源的联系;在这方面,伪满洲国甚至最早使用了指纹识别技术,还在长春建立了全国的指纹管理机构--你能想像国民党政府完全尽知其统辖下的中华民国究竟有多少人口吗?但日本人却敢说,他们是了解伪满洲国统辖地区的人口总量的。
  用现在时兴的理念讲,这就是大情报体系。
  其实,在九一八事变之前,日本在华的最重要情报机构--“满铁”就在运营,它们不只在统计东北人口,还有勘探能源和资源、调查粮食等等,这也是我以为在国家治理层面上,伪满洲国要现代化于中华民国的重要原因。
  也就在这种严峻的情境之下,东北抗联的密营游击战术才应运而生,它既不是杨靖宇的发明,也不是赵尚志、周保中的发明,而是东北抗日联军在长年的战斗中,依据东北实情,借鉴从前活跃于东北的大小山林队、土匪们的生存方式,逐渐总结研发出来的。
  东北抗联历史的研究者们几十年来公认杨靖宇部队的衰落的一个最重要结点是第一军第一师的师长程斌叛变,程斌长期追随杨靖宇左右,对杨靖宇在南满的那些深山老林建立的70多个密营了若指掌,虽然在得知其叛变后,杨靖宇带领部队随即做了最快速的运动转移,一开始并没有遭受到重大损失,但程斌向日本讨伐队献计,将杨靖宇的70多个密营全部端掉,使1939年到1940年初的杨靖宇每转移到一处密营以求增加补给,即发现此处密营被毁,随之杨靖宇的部队也因物质条件渐渐匮乏而不断减员,随着杨靖宇带着部队发现所有70多座密营全部被毁之时,杨靖宇也就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反之,在杨靖宇第一军最为兴旺之时,支撑其从一个胜利走向一个胜利的,密营游击战术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许多关于抗联的资料都讲了什么是密营--这种抗联部队建设的特殊建筑的形状和功能,甚至有的密营灶头还研究了炊烟的稀释,以避过日本人的飞行侦察,但却鲜少有人讲清这些密营在14年的抗联历史中曾发挥何等重要的战略、战术作用。至少在南满的杨靖宇部队里,密营战术可以称为游击战术的一种特殊形式,经历了一系列探索、普及、成功和失败的全过程,并成为可以完全区别于长城以南中共部队所使用的那些游击战术的一种独立的游击战术,但同时,它们被用于游击战,也完全符合中共中央对下辖部队的指导思想,更可贵的,它是由东北抗联在长年无法得到中共中央具体工作指导的情况下创造出来的。希望,所有关心东北抗战的专家和学者能通过考察和研究,更准确而全面地揭示密营游击战术的全貌。
  在1980年代末到1990年代初,中共中央军委曾经通过了一个“中国当代36位军事家”的大名单,但在这36人大名单里,未见到任何一位军事家出身于东北抗联。即使时至今日,仍有许多人认为东北抗联除了战争环境异常辛苦之外,其实并没有取得多大胜利成果,甚至有人粗暴地认为,东北抗联大部分时间就是一群土匪,等等。在中共夺取了全国政权后,对东北抗联历史地位的认定曾经因为某些历史原因和某些个人原因,而受到不公对待,现在想来这也是可以理解的,比如著名的高岗事件,比如远东第88 旅复杂的政治背景,等等。但现在,抗日战争已经胜利整整70年,中国共产党夺取全国政权也已经66年,且中国社会已经历了多次政治运动的大波折,可以说,我们今天有理由、有必要、有责任,也有条件用更真实、宽广和善意的心态,客观对待从1931年到1945年长达14年的东北抗战和从中发挥了重要中流砥柱作用的东北抗日联军,否则,何以能对得起那些千千万万战死在东北这片土地上,其实非常年轻、非常意气青春的先烈们?
  1958年,杨靖宇将军的遗首被从哈尔滨运到通化,与遗体合葬,中央政府曾经为其举办过一次极为隆重的国家级的纪念仪式。但到了本世纪,为赵尚志将军举行的类似仪式,却已经实际降格为“省级”,这应当与东北抗联的历史功绩没有完全得到公正评价也有莫大关系。
  抗日战争已经结束70年,但也许对于东北抗日联军的历史公论,才刚刚开始。
  (作者司马平邦,本文为作者2015年8月20日应邀出席“反思历史虚无主义研讨会”,纪念世界反法西斯战争(第二次世界大战)胜利和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70周年研讨会上的发言整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