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史春秋
抗战史须补足东北抗战和东北抗联这一课(上)
作者:  文章来源:  更新时间:2018-2-8 10:41:13 点击:
  从1931年“九一八”事变开始的,到1945年8月15日结束的东北抗战和东北抗联,在中国人民抗日战争历史中有着非常之特殊的历史地位,不仅此,即使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史,亦有相应的独特的历史地位和意义,我以为,正确认知和表达东北抗战和东北抗联,既是对过去历史的尊重,也是对现在的现实的启示,更是对必将到来的将来的理性交待。
  1931年的“九一八”事变,就是东北抗战的起始点。英勇的东北人民并没有因此屈服,各种各样的民间抗日活动随之兴起。马占山将军领导的义勇军在齐齐哈尔地区的抗日活动曾经一度轰动中国,极大激发了中国老百姓的抗日热情。
  当是时,中国共产党在江西中央苏区刚刚建立的中华苏维埃共和国第一时间向侵华的日本军国主义宣战--由中共中央直属的中共满洲省委从沈阳迁至哈尔滨,当时满洲省委的领导人如罗登贤、武怀让等从上海的中共中央接受的任务之一就是领导东北人民的抗日运动。也就是在此等前提下,中共中一大批既有学问又有见识,更富有实际武装斗争经验的年轻精英们被直接派往北满和南满各地,具体领导抗日武装。后来成为东北抗联最著名军事领导人的杨靖宇、赵尚志、周保中都身列其中。
  在“九一八”事变之后不久,中共已经提出建立“抗日统一战线”的方针,因之才有了杨靖宇去磐石、赵尚志去珠河组织当地游击队的执行行动,而在他们到达目的地之前,这些地方游击队里也都有中共党员在参与领导,只是统一建制、统一思想的抗日队伍还没有完全成型。
  而在1931年和1932年,全世界最大的法西斯头子希特勒还没有在德国上台掌权,德国也还不是一个法西斯国家,墨索里尼虽然很早在意大利上台,但在当时,意大利法西斯对全世界的影响并不大。倒是“九一八”之后,由于蒋介石和张学良的不抵抗,由于日本关东军可以如此轻而易举地占领中国东北,使军国主义在日本国内政坛获得了极快的上升通道,迅速使日本变成了一个地道的法西斯国家,日本天皇亦从此成为世界第一个法西斯君主。
  这就是我们现在要说的,东北抗日和东北抗联打响全世界最早开始反法西斯战争第一枪的有力依据。而从1932年日本在东北扶植伪满洲国溥仪政权(先是执政后是皇帝)起,伪满洲国就是以纯粹的法西斯政权面目出现的,可以说,在东北抗战14年漫长过程里,东北的抗日英雄们是在与两个法西斯政权进行着殊死搏斗,这让东北的抗日运动面临着常人不可想像的巨大困难。
  日本,本是太平洋西部一个只有37.8万平方公里国土面积的岛国,而在其发动侵华战争并迅速占领中国东北之后,仅是东北四省(黑吉辽热)的面积就达到了日本本土的两倍以上,这亦使关东军在日本军界、政界的地位陡然提升,我们现在仍能从一些当时日本政要的表述中查找到他们自己对此战绩的惊愕和成就感。日本占领东北之后,在高层,其实兴起了一派主张先长期经营东北,以待再扩大侵华战争的政治家。
  从现在可查到的资料看,蒋介石领导的中华民国,与裕仁天皇领导的日本帝国,这两个国家的诸项经济指标在1931年“九一八”之前,到1937年的“七七”事变之后,发生过相当大大的变化。1937年日本的工业总产值为60亿美元,中国为13.6亿美元;日本钢产量为635万吨,中国为55万吨;日本的石油产量为39.3万吨,中国只有0.02万吨。与此相对应的,日本一个野炮师团有步枪9800支,轻机枪290支,重机枪100支,火炮104门;而中国一个甲种师有步枪3821支,轻机枪274支,重机枪54支,火炮48门。日本海军舰艇数量有200多艘,共77.1万吨,中国海军舰艇数量66艘,总吨位才5.9万吨。日本军队共有飞机2625架,中国有600架,其中作战飞机只有305架。表面看,这是一种有点儿令人匪所思的对比,让人对1930年代的日本经济发展瞠目结舌,但你若能深刻理解日本在侵略中国东北并建立了傀儡的溥仪政权之后所实施的“日满经济一体化”策略,使中国东北的矿产完全附庸于日本的工业经济体系,即“工业日本,原料满洲”,便也不足为奇了。
  蒋介石的国民党政府轻易丢掉东北,使日本在整个1930年代轻易从中国东北攫取了大量的资源和能源,更便利地兑现其侵华策略中“以战养战”的设计。而这个设计的成功,亦使七七事变之后的中国在中日全面战争爆发之后变得极为被动,以致国民党军队纵有数百万军队,仍节节败退。
  现代战争,排在第一位的是工业实力的较量。
  这时我们再回过头来去观察一直坚持在东北进行抗日武装斗争的东北抗联和其他抗日组织,应更能对他们当时所面临的困难之大感同身受,也更能对他们英勇无畏的爱国主义气节感佩至极。
  东北抗战和东北抗联,当时是在与一个远比中华民国要强大和富裕得多的日本帝国对抗,而且是在一个独立封闭的体系内的,几乎是十几年内无粮草外无救兵的“绝境战斗”。到1940年代初,几乎到了丢掉一条枪就少一条枪,战死一个人就少一个人的地步。
  自始至终,作为东北抗联领导核心的中共,在1920年代末期就向东北派出年轻而优秀的精英力量。此后14年,满洲省委(后分成南满、北满和吉东3个省委)、东北抗联与长城以南的中共中央、中央红军(及其后的八路军、新四军)各自孤悬,几乎再无直接联系。与此同时,中共在东北领导的抗日活动又受到苏联出于当时对日本妥协策略的严重压制,孔庆东先生曾有一个类比的说法说得甚为准确,即东北抗联之艰苦,远在万里长征之上。非但如此,红军长征只用两年即告完成,而东北抗联最为艰苦的时间长达十数年,数以万计的英雄好汉、热血青年最终竟至几乎死绝丧尽。令人想来至今仍会扼腕叹息。
  说到中共在东北领导的抗日武装,在当时受到苏联特殊时期对日政策的压制,这又不得不得细说一下当年活跃在中国东北的诸种政治力量。
  由斯大林领导的苏联,曾历史上第一个承认了由日本军国主义扶植起来的溥仪政权(1932年9月23日,苏联同意伪满洲国向莫斯科等城市派驻领事官员),这当然是出于苏联不希望与远东的军事强国日本发生过早和直接冲突的特殊策略。其实,在第二次世界大战的全程,苏联对中国的援助也主要投放于国民党政府,而没有更多投注于“阶级兄弟”中国共产党。
  共产主义在中国东北最早的活动者是朝鲜人。从1923年起,已经被日本亡国的朝鲜共产党精英就流亡中国东北从事反日活动,之后才有了中共和苏联共产党、共产国际的逐渐加入。这中间也发生过共产国际1929年强行解散朝鲜共产党的事件,还有类似发生在1930年代中央苏区AB团事件的肃反运动,朝鲜共产党曾遭受到重大损失。可以说,东北抗日和东北抗联的14年,也是存在于东北的国际共产主义力量内部在对日策略、政治倾向、军事方针、权力范围等方面不断角逐的过程。
  彼时,东北完全处于日本关东军和伪满洲国统治之下,业已投降日本的蒙古贵族的军队在东北也曾有军事存在,国民党(东北军)仍有一部分力量潜伏东北组织反日活动。当然,在更为广阔的东北的农村和山区,打着各种各样旗号的土匪、山林队此起彼伏。当时的中国东北,虽处于日本关东军严酷统治之下,但另一面它又是全世界的武器交易热点地带--这也导致了东北抗联在长达14年的抗日战争中,很少出现严重的缺枪少弹的窘境。以中共直接领导的东北抗联的战斗为核心的东北抗战,14年里所面临的政治形势十分复杂,且这种复杂又具有相当之独立封闭的系统,至今尚未被学界完全了解和研究尽透。
    可以说,是上述已述及未述之复杂状况,主要决定了东北抗战和东北抗联的过程与结果。在全民族抗战爆发之后,抗日战争一般被分成防御、相持、反攻三个大阶段。但从局域上说,东北抗战的规律却完全不同。因为到1940年代初,在东北抗联几近失败退到苏联之后,东北的抗战之火也随之几近熄灭,真正的亡国气氛开始笼罩东北人民。
  日本在占领了中国东北,并经历了长时期对反日力量的疯狂镇压、屠杀之后,同时也在东北实施了一系列以法西斯专制机器保障之下国家治理政策,这当然首先是为了其能够更迅速地掠夺东北的能源和资源,支持其灭亡全中国和全亚洲的野心,其次,这也是日本侵略者试图用更多的政治、经济、文化手段治理东北。
  家在吉林通化的著名抗日英雄王凤阁,早年曾是东北军的军官,后因不满军中腐败,放弃军职回家乡经营家族产业,九一八事变之后,王凤阁变卖了家中的数十间房屋和其他家产,购置枪弹,拉起一支抗日队伍,并在吉林东部地区很快打响旗号,在1930年代初,他在日本人眼中是排在杨靖宇之前的第一号匪首,终于在1937年,在日军和汉奸军队的围攻之下兵败,被杀害于通化。在绞杀南满抗日武装的军事行动中,日本人成功地坚持了“擒贼先擒王”的策略,在王凤阁被害,王凤阁领导的义勇军被打败之后,日本人又发现杨靖宇在南满抗日运动中的领袖作用,于是才出台了所谓“打抗联先于打山林队,打杨靖宇的抗联先于打其他抗联”的讨伐策略,而在杨靖宇于1940年初牺牲之后,东北抗联和东北抗日都一下子真的落入低潮。
    应该说,在1930年代,中国东北民间对“我是一个中国人”的认知和共识并不那么强烈,也是让东北抗战和东北抗联虽然一方面英烈无数,另一方面又是叛徒众多,在杨靖宇部队最后失败的原因里,程斌、张秀峰等一连串叛徒的出现占了很重的份量;当然,在东北抗联里出现大量叛徒的另一个原因,应该与这支能在很短时间里聚合起来的数以万计的抗日队伍里,其实本来就良莠混杂有莫大关系,而队伍建立之后即面临严酷的战斗,根本没有可能使其完全洗心革面成为革命武装--加之,何况在当时,连东北抗联的领导人们,东北三个省委的领导人们,自己也无法直接得到远在延安的中共中央的领导和指导。(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