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调查研究
关于全市行政审批制度改革工作情况的调查报告
作者:王跃金 姜 宇 文章来源:研究室 更新时间:2016-3-24 9:38:14 点击: 次

 

王跃金  姜 宇

 

按照省人大常委会的工作安排和市人大常委会工作部署,市人大常委会于7月下旬组成三个调研组,围绕深入推进简政放权、放管结合、优化服务,对全市行政审批制度改革工作进行了认真调研。现将有关情况报告如下:

一、总体情况

调研组通过听取汇报、召开座谈会、实地察看、个别询问、查阅材料等方法,对9个县()区行政审批制度改革工作进行了深入细致的调研。从调研情况看,各县()人大常委会能够按照省、市人大有关要求,积极开展行政许审批制度改革检查,有力地促进了行政许可法的贯彻落实。各县()政府高度重视行政审批制度改革工作,按照边清理、边规范、边对接的工作原则,对行政职权进行了全面清理和规范,主动对接和承接省、市相关部门下放的各项权力,积极制定权力清单、责任清单和行政职权运行流程,促进了行政审批制度改革的深入开展,行政审批项目大幅减少,办事规程更加规范,办事效率明显提升,实现了政府职能部门的“瘦身”,加快了各级政府部门由重管理向重服务的转变。主要特点:

1、抓住关键环节,扎实稳步推进行政审批制度改革。各县(市)区能够按照省政府关于推进政府权力清单制度的指导意见等有关文件要求,抓住规范清理权力清单、制定职权运行流程和责任清单这三个关键环节,扎实稳步推进行政审批制度改革。目前,全市各县()区已全面完成了行政权力清单的清理规范和保留清单,并成为全国首个公布权力清单的地()级政府。全市1463项行政职权,保留784项,减少679项,精简率达46.4%。今年市政府进一步加大了对行政职权运行规范力度,在全国首创了行政职权运行流程标准化管理工作,全市具有行政审批流程的36家单位共331项行政职权全部制定了规范的行政审批流程手册,并在市政府网站进行了公布。前置件由原来的2853个精简至1964个,减少率为31%,流程环节由原来的2829个精简至2194个,减少率为22%,签批环节由原来的982个精简至469个,减少率为52%,审批时限由原来的8398个工作日精简至2852个工作日,减少率为66%

2、推进集中办理,经济发展环境不断优化各地在推进行政审批制度改革过程中,坚持以便民、服务、规范、高效为第一原则,加快行政服务中心建设,进厅项目不断增加,服务内容不断丰富。目前,5个县()均已成立了行政服务中心,大部分行政许可和便民服务项目都进入了行政服务大厅,并实行了集中办理。4个城区虽然没有建设统一行政服务大厅,但是在涉及群众的民政、社保、就业等主要部门的窗口也全部推行了“一站式”办公和“一条龙”服务,统一印制了各进厅窗口单位的便民服务指南,将各项服务的办事程序、办理条件、所需材料、工作流程、办理时限等具体事项进行公开。

3、积极主动作为,强化各级人大监督。各县(市)、区人大常委会能够按照省市人大有关要求,迅速启动,成立了领导小组,制定了工作方案,召开了专题会议,进行了安排部署,积极组织开展行政审批制度改革执法检查。各县()区人大常委会紧紧围绕规范权力清理、权力运行流程再造、改进和优化服务等重点方面,听取和审议政府有关专项工作报告,有针对性地开展了专题询问,深入行政服务中心走访,跟踪督促政府解决存在的问题,改进工作,有力地促进了行政审批制度改革工作的深入开展

二、存在的问题

虽然总体上各地在行政审批制度改革工作上取得了一定的成效,但是在具体的推进和运行中还存在一些不容忽视的问题,主要是:

1、在县()方面存在的主要问题:

一是行政服务中心建设相对滞后,有的还不能完全满足便民服务的需要。5个县()虽然都建设了统一的行政服务中心,但是除了汤原县和桦南县外,其它3个县()建设的标准、进厅服务的部门和服务内容等方面都存在一定的差别,主要是县()行政服务办公用房面积不足,导致服务单位不能全部进厅服务。如同江市行政政务服务中心办公用房面积不足300平方米,产权还是租用,无论是在项目审批还是在便民服务方面均无法有效开展工作;桦川县便民服务全部分散在行政服务中心以外的7个单位内部,不便于集中办理和监督,即使项目建设许可也只起到收发室和咨询处的作用;富锦市经济建设领域的行政许可没有进驻行政服务中心,即使在开展较好的便民服务方面,新农合、住房保障、交警等与群众生活密切相关的领域仍没有进驻。二是行政审批存在体外循环现象,还有改进和加强的空间。有些部门虽然进入了行政服务大厅,但是服务的内容单一,业务量少,有的一年也接不了几单业务,不利于开展便民服务;还有一些部门窗口仅仅派驻一二个工作人员承接业务,没有向窗口真正授权,具体的审批事项还需要拿回原单位进行审批,而且部门内部审查环节过多,审批时间过长。三是窗口服务人员素质需进一步提高,服务水平还有待提升。部分行政执法人员对行政权力的认知和理解能力不足,对集中办理审批,压缩办理时限还有畏难思想,简政放权的意识有待于进一步提高。一些窗口单位工作人员和执法人员业务不精通、执法不规范、服务意识不强等问题还不同程度地存在,影响了服务的水平和质量。此次下放的一些职权,有的技术含量高,基层工作人员不经过培训取得一定的资格后,很难为群众服好务。目前,网上审批在各地的服务大厅还没有普遍开展,也是导致审批成本过高、行政服务效率低下的主要原因。

2、在城区方面存在的问题:

一是承接下放权力的能力明显不足。随着行政审批制度改革的逐步深入,行政职权集中下放加快进行,各区相关工作职能不断增加,工作量加大。因为城区和市里机构设置存在很大差异,区一级机构数量也远远少于市里,下放职权无法实现一一对应,出现了机构、编制、人员不足的问题,造成一些行政职权迟迟没有承接,或承接后无法运行。比如,郊区没有环保和食品药品监督管理部门,下放的权力没有对应机构,只能暂由其他机构代接,目前权力还没有运行。特别是环保方面的职权,专业要求和执法内容较多,勉强承接难以保证顺畅运行。前进区没有旅游局和文广新局,只能将下放权力统一交由科学技术局暂时接收。再比如,市住建局公用事业管理办公室下放的16项权力,因区级无机构、无人员、无资金匹配等原因,目前这16项权力仍在市级执行。此外,还有一些权力下放后运行不畅,区一级的执法人员不具备执法主体资格的现象比较普遍,不能进行具体执法。责权利不统一,部分职权下放不到位。有些市直部门有选择地下放权力,将一些不经常使用的权力和没有实质内容的权力下放。有的只下放罚没权和管理权,不下放收费权。人防部门的收取人防异地建设费权,只下放了行政处罚权,没有下放收费权;市林业局下放的国家、省级重点野生动物驯养繁殖许可权,根据相关法规区级只能行使一般野生动物驯养繁殖许可权,并且下放后区级只有业务受理及初审权力,实际审批权还在市里并未真正下放。放权不完整,有的权力下放后,实际执行中仍有一些权力滞留在市直单位。比如,市畜牧兽医局下放了动物及其产品检疫权,但其中驻场屠宰检疫未下放;市教育局下放了初等以下民办学校相关管理权,但实际运行中规模较大的民办学校仍由市教育局管理。经费不下放,行政职权下放后,不是钱随事走,涉及各类资金匹配、经费等实际问题始终未得到解决。下放没有考虑实际工作需要,有的没有审批对象。比如,向阳区没有草原,不适合接受此项权力,但是上级部门也将此项权力下放至区里。三是城区在承接下放权力时有畏难思想,不够主动。一些区直单位受人员编制影响,怕工作多了干不过来,不积极主动对接,存在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拖一天算一天的思想;有的坐等职权下放单位来对接,缺乏主动沟通联系,发现问题后搁置,不主动寻求解决办法;有的在承接权力过程中讲条件、提要求,对机构、编制、人员的下放期望过高;有的对承接的职权挑挑拣拣,与市直单位放责不放权相对应,区里也存在要权不要责的思想;有的在执行一些具体行政职权时理解有偏差,如对一些只需备案的事项,依旧理解为审批制处理,导致群众办事还很难。

三、建议和意见

1、切合工作实际,进一步规范权力下放工作。行政职权下放后,各县()区的职能和工作量大幅增加,工作运行出现困难。建议市政府应按照“权随责走,费随事转”的原则,加快核定出与下放职权相匹配的编制、人员和经费,需向县区下放的尽快下放。对于一些县区没有相应部门承接、群众不经常办理、县区不具备相应匹配条件和社会资源支撑的职权,可先由市一级行政部门代管,待省一级对相关行政和事业机构职能进行调整后再进行权力下放。对一些专业性、技术性较强的行政职权,各县区暂时不能承接的,可通过对现有人员培训、市直部门下放人员等方式,解决专业资质和执法资格人员不足的问题,以保证下放职权的良好运行。

2、提高集中办理能力,进一步加大行政服务中心建设力度。要强化各县()区实体服务大厅和网上政务服务中心建设。各县(市)区政府要在行政服务中心办公用房上想方设法提高面积,改善条件,吸纳更多的部门进驻,并力争使社会和民生领域全部进厅,方便群众办事。建议市政府尽快召开各县(市)区网上政务服务中心建设推进会议,对此项工作进行统一部署,加快开展网上集中办理服务。特别是涉及经济建设领域的发改、工信、工商、税务等部门,要结合实际,积极开展网上集中审批,使实体大厅与网上政务服务中心功能互补、互为支撑,不断提高服务质量和效率。

3加快责任清单建设,进一步强化对行政权力的监督和检查。要按照权责一致的原则,加快建立政府责任清单,把职权对应的责任事项逐一厘清,确保如期对外公布。根据责任清单和权力清单,按照高效、透明、便民原则,进一步优化权力运行流程并向社会公开,建立完善动态调整机制。要充分发挥纪检监察部门的监督作用,强化社会监督和群众监督,解决好“有权不可任性”问题。要加强事中事后监管,完善监督制约机制,建立常态化监督制度。

4、依法开展监督,进一步发挥好各级人大常委会的作用。各级人大常委会要进一步强化对行政审批制度改革工作的监督和检查,不断创新监督和检查办法,敢于监督、勇于监督,积极作为,更加有效地发挥好人大常委会的监督作用。各级党委也要支持本级人大对政府行政审批制度改革工作开了开展监督,不断推动行政审批制度改革的向纵深推进。

作者:市人大常委会研究室科长、副科长

 

附件下载: